2021F1奥地利大奖赛第三次练习赛 全场录像回放

2021F1奥地利大奖赛第三次练习赛 全场录像回放全场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未知
  • 未知

    全场

  • 赛车 

    未知

    未知

  • 2021 

2021F1奥地利大奖赛第三次练习赛 全场录像回放相关影片

F1 已经死去的车手名单

F1死亡档案1954年7月31日,阿根廷车手奥洛甫·马里蒙(Onofre Marimon)在德国纽伯格林赛道的练习赛中冲出赛道不幸身亡。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三个赛季(1951、1953、1954)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12次,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意大利车手阿尔伯特·阿斯卡里(Alberto Ascari)职业生涯总共参加过六个赛季(1950~1955)的比赛,累计次数为37次,总共赢得过13场大奖赛,并在1952年和1953年连续两年夺得车手总冠军头衔。但不幸的是,1955年他代表兰旗亚车队在意大利蒙扎赛道的试车中因赛车失控而撞车身亡。1957年3月14日,意大利车手尤格尼奥·卡斯特罗蒂(Eugenio Castellotti)在意大利摩德那赛道试车时,赛车失控身亡,年仅27岁。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三个赛季(1955~1957)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18次,但是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1958年7月6日,意大利车手雷格·穆索(Luigi Musso)在法国兰斯赛道比赛时处于领跑位置,但却不幸在维修站出口的第一个弯道冲出赛道而身亡。其职业生涯中只参加过六个赛季(1953年~1958年)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26次,赢得过一次大奖赛。1958年8月3日,英国车手彼得·科林斯(Peter Collins)在德国纽伯格林赛道比赛时,冲出赛道撞上一棵大树,最终因抢救无效而死在医院里。其职业生涯中只参加过七个赛季(1952年~1958年)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39次,总共赢得过三站大奖赛。1960年5月13日,美国车手哈里·施切尔(Harry Schell)在英国银石赛道的练习赛中冲出赛道不幸身亡。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十一个赛季(1950~1960)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64次,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1960年6月19日,英国车手阿兰·斯特西(Alan Stacey)在比利时斯帕赛道比赛时,驾驶着高速赛车的他因撞上一只迎面飞来的鸟而身亡。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三个赛季(1958~1960年)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七次,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1960年6月19日,英国车手克里斯·布里斯托(Chris Bristow)在比利时斯帕赛道比赛时,在一个弯道冲出赛道,严重受伤并最终死亡。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1959年1960年两个赛季的F1比赛,但其大奖赛累计次数只有四次,并且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1961年9月10日,德国车手沃尔夫冈·范·奇普斯(Wolfgang von Trips)在意大利蒙扎赛道比赛中死于撞车,他当时效力的是法拉利车队。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六个赛季(1956~1961)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29次,共赢得过两场分站赛冠军。1962年11月1日,墨西哥车手里卡多·罗德里格斯(Ricardo Rodriguez)在墨西哥大奖赛的比赛时冲出赛道而不幸身亡,年仅二十岁。其职业生涯中只参加过1962年一个赛季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仅为5次,且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1964年8月3日,荷兰车手德·比尔福特(Carel-Godin de Beaufort)在德国纽伯格林赛道的练习赛中遭遇重伤,最终因抢救无效而死在医院里。其职业生涯中只参加过八个赛季(1957年~1964年)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为31次,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赢得过比赛。吉姆·克拉克(Jim Clark)是无可争议的天才,他独特的驾车方式和放荡不安的性格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为动荡的60年代做了精彩的注解。但历史注定要让他在1967年的德国霍根海姆赛道永远地停车。这位两届世界冠军的葬礼倾国倾城,无数年轻的女车迷将吉姆的灵车用白色的玫瑰淹没,而披头士乐队的约翰·列农在葬礼上演唱了著名的《昨日》(Yesterday)。1968年,法国车手乔·谢勒(Jo Scheller)在法国的鲁昂赛道的比赛中冲出赛道,造成赛车起火;不幸被大火烧死。1973年7月29日,英国车手罗格·威廉姆森(Roger Williamson)在荷兰赞得福特赛道比赛时冲出赛道,高速的赛车撞击后起火,威廉姆森葬身火海。其职业生涯中参加过1973年一个赛季的F1比赛,大奖赛累计次数仅为2次,且一次也没有完成过比赛。加拿大车手吉雷斯·维伦纽夫(Gilles Villeneuve)是雅克·维伦纽夫(Jacques Villeneuve)的父亲。他在1982年比利时站练习赛中一头撞在了维修站口的护栏,几个小时后他因抢救无效死亡。15年后的欧洲大奖赛上,他的儿子为父亲也为自己夺得了唯一一个F1世界冠军,而加拿大政府也以吉雷斯·维伦纽夫的名字命名了加拿大蒙特利尔赛道。1986年,意大利车手埃里奥·德·安吉利斯(Elio de Angelis)在法国保罗-理查德赛道的排位赛中,因为赛车前鼻翼断裂,导致赛车失控冲出赛道身亡。其职业生涯总共参加过8个赛季(1980~1986)的比赛,总次数为109场,总共赢得过两场大奖赛,分别是1982年5月5日的圣马力诺站和1982年8月15日的澳大利亚站。1985年他曾与塞纳一同效力于莲花车队。奥地利车手罗兰德·拉岑伯格(Roland Ratzenberger)职业生涯中只参加过1994年一个赛季的比赛,他的大奖赛累计次数为三场。但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赛车生涯终结于1994年4月30日的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排位赛上。1994年5月1日,巴西车手埃尔顿·塞纳(Ayrton Senna)在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比赛时,在领先位置上冲出赛道撞上围墙,不幸身亡。塞纳的职业生涯参加了十一个赛季的比赛,赢得过三次世界冠军(1988、1990、1991),他的去世是F1世界最巨大的损失。



CCTV5直播F1日本排位赛 CCTV5在线直播F1日本练习赛 CCTV5现场直播2011F1日本排...

无情的的病毒让2020年的F1赛季陷入停滞,澳洲开幕战已经取消。不过这也让我能在赛季开始前,有更多的时间去让大家加深对F1的了解。想要看懂一场体育赛事,最基本的且最重要的莫过于了解赛制。可以说F1赛制还是相对简单和传统的,一切遵循“速度为王”的原则,谁快谁就是胜利者。一般我们都称F1的分站赛为大奖赛。大奖赛这个名词来自于法语grand prix,算是一个直译的词语吧,澳门赛车常用的“格林披治”,也正是这个法国词语的音译。以已经顺利结束的19赛季为例,F1一年会举办20场左右的大奖赛。每场大奖赛的举办地点都不一样,分布在全世界的各个著名赛道上。每一场大奖赛时间,一般都会被称为比赛周末。如果不考虑车队和FIA布置赛场等因素,只算能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间的话,比赛周末一般都是从周五持续到周日的。这其中包括了5场比赛,分别是三场的练习赛,一场排位赛以及一场的正赛。练习赛▲空气流向测试架练习赛,顾名思义就是不计成绩的练习环节(free practise,缩写FP)。虽说不计成绩,但是基本没有车队会放过这个让车上赛道跑的机会。除了让车手尽快达到竞技状态,更重要的是测试新的赛车部件和因应赛道特性调整赛车调校。而且和我之前介绍过的F1冬测性质类似,每场练习赛的圈速排名都能成为我们预测排位赛和比赛成绩带来一定的参考。三场练习赛中我认为最有观看价值的是FP3,这一场的时间是三场练习赛中最短的,只有50分钟。因为FP3结束后两小时就是排位赛,一般车手们都会选择在这个赛段模拟排位赛,冲最快圈,所以FP3的圈速榜最有参考价值。也因为FP3和排位赛挨得很近,万一车手们在FP3冲得太过导致撞车,那很可能因赛车损坏而无法参加排位赛了,这正是FP3的看点所在。排位赛其次是排位赛(qualify,简称Q),通常会在周六举行。这场比赛的最大意义在于通过每个车手做出最快的单圈成绩排名,决定正赛的起步发车顺序。这也是难得赛车会榨干所有性能的环节,圈速往往能破世界纪录。排位赛分为三节,Q1和Q2为淘汰赛,各淘汰5位当轮个人有效最快单圈最慢的车手,剩余车手进入一轮。所以Q1和Q2过后,发车格上11到20位是谁就已经确定了。在Q3中,能做出本小节最快圈速的车手夺得杆位,得以在第一名发车。目前F1十支车队中,奔驰、法拉利和红牛因为实力遥遥领先于余下的7支车队,所以并称为3大车队。只要他们正常发挥,Q1和Q2对他们6台赛车来说只算是走个过场,没办法淘汰他们。所以Q1和Q2我们应该把目光集中在剩余7个车队14台赛车的争夺中。同时Q2还有另一个要素,就是但凡晋级Q3的车手,他们用来在Q2做出最快圈的那套轮胎,会被强制用来充当周日正赛的起步轮胎,也就是说车队制定周日正赛的轮胎使用策略的工作在排位赛的Q2便开始了。而Q3我们则应该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三大车队的杆位争夺战中,等待杆位的诞生。因为发车格锯齿形排布的,所以杆位以及第二发车位被看做同一排,称为头排发车(front row lock out)。在F1正赛中,头排发车往往最有机会夺下本场比赛冠军,特别是在像摩纳哥这种狭窄难以超车的赛道,在这些比赛周末中排位赛甚至可能比正赛还有看点。正赛正赛(Race),才是整个比赛周末的主角,在周日举办。只有这个环节,车手和车队才有机会获得积分,以积分来角逐年度总冠军。超车和戏剧性永远都是观众所期待的。赛会会让赛车按照排位赛中确定的排名起步,当五盏红灯同时熄灭比赛便正式开始了,这也是“灯灭起跑”的来历。谁最先完成规定圈数冲过终点线,便是当场比赛的冠军,随后排名也以冲线顺序为准(一切以未犯规为前提)。▲不同配方的F1轮胎(左4为干地胎)在敌我赛车实力不相上下而无法超越时,不同的进站策略往往能出奇制胜,为比赛提供更多的不确定性。19年赛季中,红牛和奔驰都依靠精妙的轮胎策略从对手囊中夺下冠军。比如奥地利站,驾驶红牛的维斯塔潘起步失误丢失多个位置,车队则利用推迟换胎策略,使得在比赛末端时维斯塔潘赛车的轮胎比对手新得多(抓地力强许多)的优势,一圈一圈地超车,最终打败了一直领先的勒克莱尔(法拉利)取得分站冠军。所以车队们如何制定策略是看点之一。▲损坏的前翼现在的规则是不允许赛车在比赛过程中加油的,所以赛车进站只会更换轮胎或者损坏的前翼。因为F1赛车的空气动力学套件非常复杂而细致,同时这些叶片几乎都经受不起碰撞,所以F1赛车是很忌讳碰撞的。▲哈斯赛车与毁了他们比赛的塑料袋假设赛车在车堆中碰撞并且磕坏前翼等零件,即便车辆看起来依旧完好无损,车队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呼唤车手进站更换前翼。这是因为整台F1的空气动力学设计,都是在前翼完整前提下设计的,前翼坏了,整台车空气动力学套件都无法产生理想的下压力,导致圈速急速恶化。最好的例子是19年的新加坡站,哈斯其中一台车仅仅因为前翼上挂了个塑料袋,一圈就慢了几秒,得赶紧进站检查。根据完赛的排名,车手会获得相应的积分。比如冠军得25分,亚军18,季军15等,依次递减,而从19年开始正赛中做出全场最快圈速并且排名前10的,能获得一分。一场比赛中只有前10名的车手能获得积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能看到第10名的争夺非常激烈。很明显,对于三大车队外的7支车队,手上的积分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们走上争冠之路的,为什么他们还是竭尽全力地去争取呢?每个赛季结束,FIA会整合全年的赛事收益,并对10支车队进行分红。分红的多与少,与积分是直接挂钩的。车队收入越多,能投入到来年的赛车研发的资金也就越多。同时车队是否能吸引赞助商投入资金,也可以拿积分作为依据。这就是F1为何各车队总是拼尽全力竞争积分的原因之一。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